历史咨询
内政外交焦头烂额,安倍却在这件事上创了个“第一”-
发布日期:2020-09-11 05:31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  就在与俄、韩的外交关系陷入僵局之际,又一记“重拳”从背后袭来,打了安倍一个措手不及。

  外交学院国际关系研究所教授周永生在接受中新网记者采访时表示,因为日韩双方分歧很大,都不会做出让步,这一问题要在安倍任内得到解决,是很困难的。

  不出意外,日本政坛的“安倍时间”,将在2021年9月落下帷幕,面对内政外交上堆积如山的困局,在任期的最后一年,安倍能否有所突破?

  任期将尽

  对此,周永生认为,这个问题在安倍余下任期估计也难有突破。因为“双方在领土问题上已经僵持,虽然日本现在还是惯例性地提及领土问题,但日本对要回北方四岛(俄称南千岛群岛)已不抱期待,也不会投入过多精力”。

  由于日本首相是由国会第一大党的党首担任,有着自民党“二把手”之称的干事长一职将花落谁家,对于今后日本政坛的走向,意义不言自明。有日媒甚至称,安倍正面临着重大决断,一旦判断错误,将对政权基本盘产生严重动摇。

  除军费问题外,驻日美军问题可以说是日本的一颗“痛齿”,多发的事故和美军士兵的犯罪问题,常年来困扰着周边民众。对此,周永生指出,日本虽然在推动冲绳美军基地的搬迁,但在美军犯罪扰民问题方面,美军一直拥有治外法权,安倍并没有能力去改变。

  无论内政还是外交,安倍都有很多未尽之事,也因此有日媒调侃,他“最大的成就”,是创纪录的任职时间。

  自上台起,安倍意图修改“和平宪法”,使日本成为所谓“正常国家”的企图就昭然若揭。2019年重新组阁后,其更是多次宣称希望在任内完成“修宪”,但疫情导致“修宪”工作全面搁置,想在任内实现,恐是“竹篮打水一场空”。

  中新网8月24日电(张奥林)8月24日,日本首相安倍晋三成为历代连续在任时间最长的日本首相。对于安倍来说,这一天,原本将是他“锦上添花”的高光时刻:如果没有新冠疫情,东京奥运会于8月9日顺利闭幕、疫情带来的经济衰退等棘手问题也不会存在。

  不仅如此,2016年里约奥运会闭幕式上,安倍以一身马里奥服装突然“闪现”的时候,充满了对作为在任首相宣布日本成功举办奥运会的憧憬。可事与愿违,东京奥运会因疫情延期,安倍原本希望能通过奥运提振日本经济的“如意算盘”,也随之落空。

资料图:日本国会议事堂。 中新社记者 刁海洋 摄" src="" style="border:px solid #000000" title="美国总统特朗普(右)与日本首相安倍晋三。 中新社记者 刁海洋 摄" /> 美国总统特朗普(右)与日本首相安倍晋三。 中新社记者 刁海洋 摄 近日的一份民调显示,日本安倍内阁的支持率降至37.2%。(图片来源:日本时事通信社报道截图)

  然而现实正相反,安倍这些看似美好的计划碎了一地。不仅奥运会被一杆子支到一年以后,其内阁支持率也一落千丈,而他的身体,似乎也在65岁这一年,亮起了“红灯”。距离任期结束还有一年的时间,安倍留下的“遗憾清单”,还有多少页?

  一边是连日走高的病例数,一边是持续滑落的GDP,两难中的安倍,似乎选择了后者。虽然疫情反弹的严重程度已远超此前,但安倍明确表示,不会再次宣布紧急状态,同时还在持续推动促进旅游复苏的“Go To Travel”计划。目前,日本国内累计确诊已超过6万例,逾千人死亡。

  虽然事后院方表示,安倍只是进行了“追加体检”,当局也否认了各种猜测,但日本政府内部人士却透露,安倍可能在应对新冠疫情上“积劳”。不过,安倍应对疫情所采取的措施,其效果似乎并不理想。

资料图:韩国民众在日本大使馆前抗议。

  “不管是与奥巴马政府还是特朗普政府打交道时,安倍都是要拉住美国,在服从美国战略大局利益的前提下,与美国进行协调。”对于安倍的对美政策,周永生如此解释道。

  时间过去了一年多,双方不仅难见缓和迹象,近日又因韩国法院判决没收涉事日企在韩资产,而有进一步激化之势。

  “如意算盘”全落空

  然而,倘若新冠疫情依旧严重,导致东京奥运会最终被取消的话,安倍作为日本第96届首相离任时的“遗憾清单”,可能又要增加一项。(完)

  对于安倍来说,外交一直是其下大工夫想做出成绩的领域。不过,现实情况却是困局重重,首当其冲的就是老大难的日韩关系。

资料图:新冠疫情期间的日本首相安倍晋三。

  另一个历史难题,当属日俄争议岛屿(日称北方四岛,俄称南千岛群岛)的归属问题。自20世纪50年代以来,双方就在这一问题上陷入了长期纷争。目前,在新冠疫情以及双方利益冲突等多方因素下,双方关于和平协议的谈判也已搁置。

  自1月下旬出现新冠疫情后,日本政府直到4月中旬才宣布全国进入紧急状态,彼时,日本全国累计确诊病例已逼近1万例。

  安倍的一系列反应以及激增的病例数,导致民众不满情绪日益高涨。据日本时事通信社在8月初做的一份民调显示,安倍内阁的支持率大幅下滑至32.7%,处于2012年上台后的第二低。而这其中,有6成民众明确表示,对安倍在疫情中的应对不满意。

  外交困局难解,日本国内的局面,也不容乐观。

  安倍自上任之初,就一直推行其所谓的“安倍经济学”,但成效并不显著。他铆足了劲儿,想通过东京奥运会提振一下日渐疲软的国内经济。

  ??内政:经济衰退,谁来接班?

  2019年,成为日本宪政史上在任时间最长的首相时,安倍曾表示,“余下任期将全力以赴”。如今,他的连续在任天数,又超过其叔父、日本前首相佐藤荣作,成为历代连续在任时间最长的日本首相。

  前美国总统国家安全事务助理博尔顿曾在回忆录中披露,特朗普已暗示日方需负担相当于目前4倍以上的驻日美军驻留经费,金额高达80亿美元。虽然日方对此十分担忧,但周永生认为,日本可能无法避免多出经费。

  疫情袭来

【编辑:叶攀】

  日韩两国的矛盾本就错综复杂,2019年,因二战日本强征劳工所引发的一系列赔偿问题,使得两国关系更是陷入白热化。

  8月初,日本杂志《Flash》曝出“猛料”,称安倍7月6日在首相官邸“吐血”。而早在7月5日,一名自民党议员就曾透露,“看到(安倍的)脸色真的很担心,感觉他已经到极限了”。近日,现年65岁的安倍直奔庆应义塾大学医院,且一待就是7个多小时,更是引发了日本政坛对其健康问题的担忧。

  ??外交:旧题未解,新难又来

  而对于安倍来说,2020年的“冷水浇背”,远不止于此。

  目前,安倍正计划于9月进行内阁重组及自民党人事调整,现任干事长二阶俊博虽有意留任,但政调会长岸田文雄也已透露野心。

  同时,由于安倍曾多次表示自己不会再次连任日本首相,“后安倍时代”日本政局将向何处去,或将成为安倍余下任期内的焦点。

  多重困局难突破?

  但事与愿违,不仅奥运被延期,日本二季度GDP还出现二战后的最大跌幅。对此,周永生认为,由于疫情还在持续,短期内日本不可能期待经济出现大规模恢复。

  而在疫情并未完全稳定的情况下,日本政府在5月25日“带疫解封”,更是为6月底第二波疫情的卷土重来,埋下了祸根。